Ocho 1——夜市約會

我是個很享受獨自旅遊的人。即使我總是嚷嚷獨自旅行有多自在,但我內心還是偷偷渴望找到那個特別的人,與他一起遊世界。

無奈愛情總是與我擦身而過。這主要歸因於我反應太遲鈍,比如幾年後才發現以前喜歡的人,那時其實也喜歡我。或更哀傷的,我常常喜歡上多才多藝、魅力四射的gay。除了長出男性生殖器外,我怎能讓對方喜歡我啊?

23歲的時候,我就想開了。與其感嘆找不到那個人,不如搜集我自己的世界地圖,好好體驗單身生活,歲月不待人哪。況且,半年後我就要去西班牙交換,不論在臺灣或西班牙交男朋友都太麻煩了,怎麼都得遠距離戀愛啊!還是單身好了!

於是,我成了Tinder忠實使用者。其實,我沒跟幾個在裏面認識的人約會,但挑剔如我,很快就把方圓10公里裏的人都左滑掉了。我喜歡看起來很乖、笑容靦腆的男生,而在Tinder上,這樣的男生少之又少。

5月的某一天,我滑到了Ocho。他的自我介紹以emoji和簡短的句子組合,真是簡單又明瞭。他是來自西班牙的軟體工程師,喜歡旅行和爬山,他正在環遊世界中。

他大方的放了好幾張照片,都是來自不同時期的他,每張照片上都有不同的髮型,有他長髮、平頭(可以看出他年輕早禿)、光頭等樣子。其中,光頭的那張照片特別吸引我。他的身高和髮型使他看起來像NBA球員,而我正好喜歡NBA球員呢。不僅如此,他的笑容還很靦腆可愛。跟他見面,我還能練習西班牙語,應該很不錯。

向右滑——

Tinder很快就恭喜我們Match,他也把我向右滑了。

我馬上以西文跟他道好。8月多就要去西班牙了,我得加緊練習西語!

沒多久,Ocho就來跟我聊天,他很高興我會說一點點西語,我們小小聊了一下。他剛到臺北,並會在臺灣旅遊一個月。他正在在找住的地方,很忙。等找到住宿後,他想要約我見面,並要了我的line。

接着他消失音訊一個星期。

我也沒特別在意,反正有緣自會相見。而且我那時還在跟其他人約會,也不差他一個。

5月18日下午,Ocho從line傳訊息問我哪裏有好玩的夜店,想找我去跳舞。我去過的夜店沒幾家,但我還是選了家我覺得最有趣的夜店。他想約我當天晚上見面,可惜我有別的約了。

最後我們敲定5月20日晚上8點在饒河夜市見,吃過晚餐後再去跳舞。

那天剛好是學校校慶,大四老屁股的我自然是待在家休息。晚上,我特別打扮了下,換上一件從泰國買來的性感花洋裝,然後從桃園坐火車到松山。我是個討厭遲到的人,因此我特別提早20分到火車站,還在附近晃了一下。

快8點的時候,我赫然發現我洋裝前後穿反了,難怪走路的時候感覺怪怪的。他可是西班牙人,應該不怎麼準時吧?據我和西班牙人打交道的經驗,西班牙人裏,十之八九都在過西班牙時間,遲到30分鍾對他們來說是準時的,所以他很可能會遲到。因此,我就很悠哉悠哉地在廁所換衣服。

沒想到,他很準時,還傳訊息問我在哪。我急急忙忙跑到會面的地方。可惡,我這麼準時的人竟然會遲到,我覺得很不好意思。

Ocho看到我,揮揮手,向我走了過來。他穿着一件素色T恤,下面配一條卡其色短褲,剛好是我喜歡的簡單打扮,再加上他有點駝背,有點理工電腦男的感覺。他有張狹長的臉,上面鑲着一雙和髪色相稱的褐色大眼,還有一顆很大、形狀很特別的鼻子。他蓄的鬍子,使他顯得老,可是一開口就是年輕的嗓音。

他到我跟前,馬上和我微笑問好。他的笑容比照片裏的更靦腆可愛,我也給擡起頭回給高大的他一個笑容。

近看,發現他的動作都好斯文,而且他的左耳還帶着一個星星耳環。我的gay達突然大響!這個人是gay吧?他幹嘛在Tinder上加我啊?我不缺姐妹哪!算了,就跟他練西語吧!

我開始和他一起逛夜市,並不斷誠心禱告,希望我的gay達失靈!

🔽Ocho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