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cho 8——承諾

🔼Ocho 7

24.05.2016

我們晚上約在華西夜市見面。我們想嘗試蛇酒,卻又因價格而卻步。

吃過飯後,我們從華西夜市散步到西門町。走在騎樓下,只有來自路燈的燈光,很暗很可怕。我覺得毛毛的,很怕突然有壞人或流浪狗衝出來攻擊我們。

就在我這麼想時,「啊~~~~」一個高亢的尖叫聲劃破夜間的寧靜,Ocho跳了起來!而我嚇得跳得比他更高!

「怎麼了?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?」摸着胸口,感覺我心都要跳出來了。眼角掛着被嚇出的眼淚,我不斷左右張望,尋找造成Ocho恐慌的來源。如果是壞人 或流浪狗的話怎麼辦?我穿着長裙,跑不快啊…

「有…有一隻好大的蟑螂!」他的聲音仍舊高得不得了,沒想到他的聲音可以這麼高。Ocho非常的驚恐,他不斷檢查地面。

竟然只是一隻蟑螂?!爲了一隻竟然叫成這樣?!

放下心的同時我火氣也上來了!

「幹嘛?只不過是一隻蟑螂幹嘛叫成這樣?我都要被你嚇死了!」然後我就不間斷以髒話狂罵,以撫慰我受驚嚇的心。

「可是…可是…這蟑螂很大很可怕啊…」Ocho快嚇哭了。

「啊,你知道嗎?我家有很多蟑螂!牠們都來我們家吃鸚鵡飼料。我看蟑螂都看習慣了。」看到他這麼害怕,我就決定嚇嚇他。

「啊啊啊啊啊啊!不要說了!」好啦,雖然他這樣很好笑,但他已經快崩潰了,我只好適可而止。哪知我後來會後悔對他說這事,只要回我家,他都會很害怕 看到那些咖啡色的不速之客。

爾後我們又自然而然地回他那冷氣下着小雨的房間,相擁而眠。

如果他在臺灣時我們每天都能膩在一起該有多好。我不禁貪心了起來。

25.05.2016

一早睜眼,我感覺不對勁。

我不想面對也不願和Ocho提的事情發生了--我月經來了。

月經來就沒有見珍禽/Ocho的理由了。看得到摸得到卻玩不到的感覺很差,他才不會想在這期間和我混呢!而我應該也不想吧。

今天也許是我最後一天看到珍禽了,想到這我不禁悲從中來。

我回到牀上把Ocho喚醒:「很慘的事發生了,我月經來了。」

Ocho迷迷糊糊地睜開一眼,不知所以然:「哦?!所以呢?」

「這期間你應該不會想跟我玩吧?如果你想要的話,你可以用tinder找別的女生啊!」我說這話的時候竟然帶點淡淡的哭腔,不知怎地,想到他和別的女 生見面就讓我有點不開心。要是他跟別的女生相處得來,我就再也見不到我心愛的珍禽了嗚嗚嗚…我淚都快掉下來了。

「我還是想跟你一起玩啊!我在臺灣的時候只想跟你見面!」Ocho把我摟得緊緊的,一臉誠懇。

「真的嗎?」我抹了抹眼,一臉不可置信。我以爲他會和其他人一樣會在這期間找其他人呢!

「對!在這裏我只想和你一起玩。」他棕色大眼眨了眨,然後輕輕吻了我。

「好哦!那我也只和你見面。」好像得互相做承諾,所以我就順着情勢這樣說了。

他似乎很高興,又把我抱的好緊。

天啊!誰曉得他是不是給我灌迷湯?說不定他在我上課的時候還跟其他人見面呢!我們又沒有什麼特別的關系,我竟然作出這樣的承諾,這只會讓我陷更深吧?那話說出口後我就內心小劇場不間斷,但我更該擔心的是其他事啊!

🔽Ocho 9

Written on January 9, 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