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cho 4——破戒

🔼Ocho 3

21.05.2016

課堂上,我都無法專心聽講,我還在輕飄飄地回憶前晚。我快樂到想大聲吼叫,讓全世界知道我是多愛珍禽!

十點半左右Ocho突然傳訊息給我:「早安,我剛起牀!」

沒想到第二天他會聯絡我,我開心又驚訝:「早安!」

「等下要一起吃午餐嗎?」

約會時,除了保護肉身安全,我還設了七大規則避免自己暈船:

1.不一起過夜。若過夜,不能抱着睡覺。
2.第二天早上不一起吃早餐。
3.不互加臉書好友、不在社交軟體追蹤對方。
4.不一起出去玩。
5.不一起合照。
6.不進入的彼此生活圈:不能認識彼此家人朋友、不去彼此的地盤。
7.不和對方聊過多自己的事,嚴禁交心。

有時還是破了幾個戒,但我不會讓自己爲一個人打破所有規則。我和一個約會對象聊到我的規則,反被他取笑:「你這樣哪叫享受人生,限制那麼多哪會快樂!跟着感覺走就對了!」

Ocho的邀約讓我又想起那個人說的話。要跟着感覺走嗎?昨晚在捷運上一時放下戒心,和他互加臉書好友、還追蹤彼此的Ig,我還讓他抱着睡覺。他已經打破兩個規則了,還要讓他打破第三個嗎?我好害怕自己暈船。

Ocho是一個愛流浪的旅人,他怎麼可能會爲任何人停留呢?我理性的一面告訴自己不能再跟他見面,但我的身體卻不斷叫囂渴望着和珍禽享受肉體的歡愉。

理智終究抵抗不了我對珍禽的愛與渴望,只有一晚也好,我還是想跟珍禽見面:「那明明就是你的早餐,好嗎?我的西班牙文教室在你的旅社附近,等下在我的教室門口見。」我還傳給他教室的位置。

想當然爾,我的心思再也不在課程上了,我不停看時間倒數下課的到來。我不想讓同學老師看到他,

所以我要成爲第一個衝出教室的人。

事與願違,那天下課的時間比較晚,我還是得和他們一起下樓。

一出大門,就看到他傾長的身影靠在牆上。我不由自主地衝過去攬着他的脖子:「嗨!對不起我們比較晚下課。」

Ocho有點不自在,連一個打招呼的吻也沒有,可能是害羞了:「沒關系。」

我們快步經過我的老師和同學,我有點尷尬地和他們道再見。我好懊悔我們兩個在一起的畫面被他們看到了,好在他們後來都沒說什麼,也不在乎。

因爲我們很餓,就隨便在附近找了家小吃店吃午餐。Ocho和前一晚判若兩人,他話變得更少,還成爲超級句點王。似乎他寧可讀手機上的科學新知也不想跟我聊天。那幹嘛約我出來吃飯?我早過了只要感受到尷尬沉默就會努力找話題的年紀,且珍禽才是我真正想見的對象,而不是他,所以我也繼續沉默,玩起自己的手機。

第一次和過夜對象一起吃「早餐」,雖然不會尷尬,但對方這麼無聊,一副興致缺缺的樣子。我想,大概沒機會再和珍禽見面了吧。

無話可聊的午餐(早餐)約會結束後,我得去參觀博物館,而他想去士林區爬山,我們就此道別。雖然剛才的互動很不熱絡,但我的身體還是不想放過再次見珍禽的機會,她已經掌控我所有行爲。我擡起頭看着他說:「我現在大四很閒,如果你想要約我吃飯或去哪裏玩,我應該都可以來哦!」

「當然!」Ocho又很自然地低下頭來給我一吻。Hmm…那絕對是場面話,我應該見不到珍禽了吧。雖然有點可惜,但我已經盡力,沒什麼好遺憾的。

🔽Ocho 5

Written on January 5, 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