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cho 10——匪夷所思

🔼Ocho 9 29.05.2016

晚上八點,Ocho和我手拉著手前去夜市覓食(對,又是夜市)的時候,他突然感嘆:「我們已經約會了一個星期了耶!時間過得好快哦!」

我翻白眼:「已經超過一個星期了好嘛!」他的算數能力真差。

好啦,其實我也很感嘆,這是我第一次跟一個男生長期的見面約會,一些束縛自己的規定被 打破了!爲什麼呢?我告訴自己:「都怪珍禽啦!他總是那麼可愛,令我愛不釋手。就是因爲這樣我才會一次又一次地跟Ocho邀約。」我不斷大聲提醒自己這個理由,這個舉動背後的有什麼深沉含義呢?我不想也不願細究。

和他走在天橋上,這一個多星期的回憶在不斷在我腦海來回播映。這段期間發生了不少不可思議的小事、我們也作出令人匪夷所思的行爲:

1.星星耳環

記得那只讓我誤以爲Ocho是同性戀的星星耳環吧?那耳環除了很礙眼外,晚上睡覺時我還只能在睡在床的某一邊,不然耳環會刮得他很痛,他會無法舒服地抱着我入睡。煩死了!可是我又能怎麼樣?這是他的自由,我不過是個和他約會的人,這豈容我置喙?

但這仍舊無法阻止我許願希望它消失。

一天起床,Ocho發現耳環不見了,他馬上從牀上跳起來,在小小的房間尋找。老天聽到我的願望了,謝謝!吸引力法則太有效了!我雖內心偷笑,但仍認真地幫忙尋找。理由不是爲了他能再帶上耳環、維持耳洞,而是如果我們不小心踩到耳環,會很痛啊!以前曾踩到我的耳環,耳針直接插到腳底的痛我可不想再經歷一次!無奈不論我們怎麼找,那耳環就是不見蹤影。

「算了,反正耳環也沒多少錢。」搜尋五分鍾後,Ocho宣告放棄。好吧,看來地上沒有耳環的蹤跡,應該不會這麼衰踩到吧。從此我們再也沒見到那只耳環,Ocho也沒再買新的耳環,真是可喜可賀。

2.粗心房客

我和Ocho一開始住在那個小房間裡時有個壞習慣:我們不喜歡鎖門。天然主義者的我們,喜歡一進房門就把身上的束縛解開,然後再做自己的事。我們對自己的身體感到很自在,完全不會彆扭。

Ocho住的是青年旅社,房客總是來來去去。兩天裡,房門被兩個粗心的房客開了兩次。兩次我們剛好都窩在被窩裡滑手機、看書,只有肩膀以上的身體在棉被外。聽到開門聲響,我們只是擡起頭,冷冷地瞧着開錯門的房客。我們覺得被看光沒差。但他們看到房裡的景象都十分尷尬驚恐,唰地馬上關上房門。他們的反應頗有趣的!Ocho在房門第二次被猛地開啓闔上後,起身把房門鎖上:「以後我們要記得鎖門。」這樣才不會嚇到別人。我在心裡默默加上這一句。

3.好可愛?!

我熟睡時,通常眼睛無法完全闔上、半睜半閉的。那模樣挺嚇人,一般我不希望他人看到我這樣子,所以睡覺時會戴眼罩或把眼睛遮着。但和Ocho在一起時,我想:幾個星期後他就離開臺灣,不會再見面了,再怎麼醜的樣子都給他看也沒關系啦。

那天泡完溫泉和跟珍禽玩過後,我累得在Ocho懷裡睡着了。等我睡醒睜開眼,Ocho的大大棕色眼眸充滿驚奇:「你睡着以後眼睛閉不起來耶!」

「不要看啦,很醜!」

「爲什麼?我覺得好可愛哦!一點也不醜啊!」Ocho掀開棉被,在我額上輕輕一吻。

好可愛?!我頭上一堆問號。這個家夥有病嗎?算了,隨便他說。

4.白癡的嗜好

我們喜歡面對面躺在床上,臉上掛着白癡的笑容,凝視彼此眼眸,好久好久。倒映棕色眼瞳裡的自己,怎麼那麼美?這樣的我怎麼也看不膩。


這段期間我是怎麼了?爲何變成這樣?這樣的自己我從沒見過。

將思緒拉回來,我問Ocho:「我們約會一個多星期了,你覺得怎麼樣?」

「很開心!」Ocho咧嘴露出呆呆的笑:「你呢?」

「我也很開心!」我抬頭對他燦笑,他給了我一個吻。

那瞬間,我感覺尾椎長出了一條尾巴,興奮地搖啊搖。我高興地想在他身邊跳來跳去。

對,第5個奇怪的行為就是他的吻能把我變成一條狗,我願意搖着尾巴跟他到任何地方。

🔽Ocho 11

Written on June 30, 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