遊馬丘比丘之忠告

10.02.2017

誠摯的忠告:雨季的時候不要去馬丘比丘,不要賭運氣,你輸不起。

早上七點我們就抵達馬丘比丘,整個遺址籠罩在濃濃的霧裡,哪裡看得到我夢寐以求的景色:馬丘比丘和山群之相映。

我能做的就是騷擾羊駝、調戲我的專屬導遊、不照參觀路線走,躲警衛躲旅行團,當然還有祈禱雲霧快快散去。

第二個忠告:不要浪費錢買去馬丘比丘山或瓦伊納皮克丘山(Wayna Picchu)的門票。 忠告三:不要買隔天回去的巴士票。

我們九點進馬丘比丘山,因要趕下午兩點半的小巴回庫斯科,我們必須在十二點半回到馬丘比丘鎮再走十公里路去搭車。

:「快點,快點,不然我們趕不上小巴。」華衛在遠遠的前頭對我喊道。

:「呼…呼……」我已經快斷氣了,完全無法回答大衛。

:「妳還好嗎?要不要停下來,我們不要趕了。我有個點子,不然我們明天再回去。馬丘比丘的門票錢都付了,我們如果在霧散開前就離開實在太可惜了。」華衛折回來,擔憂的看著我,提出我從昨天就在糾結的問題。

:「好…。」就睹睹看下午天氣會不會變好吧。

買這該死的票前,我們以為這座山比瓦伊納皮克丘山比矮,應該很好爬,還可以遠眺馬丘比丘,去過瓦伊納皮克丘山的華衛猜測馬丘比丘山的景色可能比較美。

殊不知,這座山有三千多公尺高,樓梯很陡,霧超濃,雲也爆厚,視野所見只有那爬也爬不完的陡梯。每爬完一道樓梯,以為已經登頂,轉個彎卻發現又有無限的階梯。我覺得我可能會還沒看到美麗的馬丘比丘全貌就先死在這山上,而且一旦以我習慣的速度爬山,大衛又開始不讓我休息,我說我渴了,他就拿水瓶在我面前晃啊晃的,想激勵我爬快一點,又不斷預告再幾公尺就到山頂,被煩到我都來氣了,我幹嘛燃燒生命爬這座煩死人的山啦?我最後含著氣憤的淚水登頂。

向下一望,大片大片的雲籠罩在馬丘比丘上,遊客們不斷的揮手、吹氣,想把雲撥開、吹開。好不容易有片雲要被風吹離馬丘比丘,下一片雲馬上飄來遞補,等了二十分鐘才看到四分之一的馬丘比丘閃現二十秒(對,我又更氣了)。

我們放棄等待,開始下山。沿途看到其他遊客氣喘吁吁的向上爬,問我們還有多久才能登頂。十二點就封山,看他們的的樣子不可能在時間內攻頂,有的人還帶著孩子來,而孩子早早放棄攀爬,在一旁欣賞起花草樹木來了!雲終於開始漸漸散開,但不到十二點是不會完全散開的。等到終於下山,我們累掛,水也幾乎喝完了。其實走到太陽之門(puerta del sol)也可以遠眺馬丘比丘,而且還比從山上看更好。我們真心認為沒有必要浪費金錢、時間跟精力爬這些山。

忠告四:其實只要開口就有水喝。

幸運的,霧和雲在下午都已散去,令人屏息的景色映入眼簾,那是相機怎麼也無法捕捉的美,只有親自走一遭才能體會的感動。華衛帶我到他知道最好的拍照地點拍完照後,我們走去太陽之門。爬完山再走這段路,是徹底的折磨!連大衛都累得停下來休息,我們去途已把剩下的幾口水喝完,回程我們噘著野草吸著裡面的水分晃回來。缺水實在太痛苦,所以我們決定先出去買水,再回馬丘比丘。但幹!水的價錢,一瓶要8soles(約80新臺幣)!這價錢坑死人啊!我們至少需要兩瓶水,但那價錢 位是無法讓我們掏出錢吶!華衛突然靈機一動跑去問驗票口的工作人員有沒有飲水機,工作人員要我們把瓶子給她,然後裝了滿滿的兩瓶水給我們,我感動到快流下淚來了,其實只要開口問,就可以省下16soles來買冰淇淋!

最後忠告:貴的嚇人的巴士其實還是要搭!

再次回到馬丘比丘,我們慢悠悠晃到瓦伊納皮克丘山的入口處休息,然後又忍不住再騷擾羊駝一番後再離開。早上大衛看到巴士票價上漲,非常生氣,因此提議走下山。這是個超爛的主意,每下一個階梯都要我們的命、痛的要死。好不容易掙扎著走回馬丘比丘鎮,華衛悠悠地說:「我懂為什麼要花大錢坐巴士上下山了。」

晚上,明明腳痛的很,我們卻走三個小時,在小鎮裡找便宜的晚餐、水和冰淇淋,第二天還去爬山、在兩個小時內走去搭小巴。我們都有自虐傾向吧……

Written on January 9, 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