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cho 16——拒絕

🔼Ocho 15

05.06.2018

太魯閣的高山巍峨綿延峻秀、崖壁峭立,清幽的景緻喚起了我的獸性——

「誒,你覺得在太魯閣打野戰怎麼樣?」我很興奮地問Ocho。

「不要,我覺得會被人發現。」Ocho斬釘截鐵地拒絕我,不管我再怎麼盧,心志仍不搖。

唉,好可惜哦!我只好抱著遺憾跟他下山。

去過太魯閣的人應該會有這種感覺吧,太魯閣好像在一個異世界,當平地下豪大雨時,太魯閣可能還豔陽高照。

在下山的路上就感覺到一點毛毛雨,不料一下山我們就衝進傾盆豪雨。

沒有雨衣的兩人堅持了15分鐘,彈珠大的雨滴打得皮膚生疼,全身溼透的我們急忙前往第一個駛入眼簾的遮雨處——一間摩托車行。

DSC_1200.JPG (鳳凰花綻放的時節,畢業典禮的這天,我卻和Ocho在花蓮的騎樓下躲雨。)

厚著臉皮在騎樓下躲雨,我儘量不要跟車行老闆對到眼,總覺得我倆坐在他們的門口有點不好意思。那半個小時裡我絕口不說中文,就讓老闆認爲我們是外國人好了。

遇梅雨季,大雨久久不歇,甚至越來越大,我們決定繼續趕路。

坐在後面,Ocho瘦削卻寬大的背爲我遮住了部分的雨,但我裸露在外的手臂還是被雨打得好痛、好冷,更別提Ocho了!

我們在一個田畦旁的公車亭停下,Ocho和我各據長凳一端。誰知道雨還會下多久,不如眯一下,我乾脆躺下來望著候車亭的棚子,數著雨聲滴答。

這時天地間好似就只有我倆,縱使外頭下著大雨,我卻感覺平靜。

Ocho散發一種很平靜自在的氛圍,在他身邊的感覺就好像自己一人在房間那般悠哉游哉。

後來我才知道那種氛圍是什麼:太安靜以致失去存在感。

雖然一個空間裡有兩個人,但Ocho安靜到讓人忘了他的存在啊啊啊啊!!!!!和他單獨相處時當然感到輕鬆。

但當時,我只希望這個雨不要停,就讓我好好享受雨滴旋律的靜謐吧。

🔽Ocho 17